专访湖北省创新经济研究会会长袁伯伟专访湖北省创新经济研究会会长袁伯伟

美国没有科技部,但是美国的科研水平和创新能力无疑在当今世界仍是首屈一指的。当时在讨论是否设立科技部的问题时,艾森豪威尔总统风趣的说:“科学有点像你呼吸的新鲜空气——无处不在,有必要搞专门的部,一个单独的‘空气部’?”而今,在湖北,一位花甲老人的创新要点与此殊途同归,在他看来“创新无处不在,创新无人不能,创新无比精彩。”——他就是湖北省创新经济研究会的会长袁伯伟。

  行走创新的“江湖”

说起袁伯伟,或许不为大众所熟知,但提起“创新”二字,绝对是大家经常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而袁伯伟正是一位孜孜不倦致力于中国创造学研究与推广的专家,是国内创造力开发研究推广的先行者之一,更是创新思维的传播者。二十余年来,他著书立说,讲经布道,足迹踏遍荆楚,走遍大江南北。

“出生于无锡,太湖水滋养;求学于上海,浦江水伴读;就职于武汉,长江水激励;学的是理工——船舶设计,爱的是教育——创新能力开发。”这是袁伯伟在其著作《创新——开发你帽子底下的金矿》中的自述。袁老的一生与科研结缘,是一个标准的科技工作者。这位无锡人把青春都留给了楚地,献给了科技创新。几十年的创新积累、探索与实践,成就了他在创新理论与创新实践“江湖”中很高的地位。

早在1990年,国家国防科技工业系统成立创造力开发研究组,袁教授任副组长,为国防编著出版教材、培训师资与骨干;2002年,他应邀参加由国家劳动社会保障部、中国就业指导中心主持开发的人才“核心能力体系”项目专家组,是国家“创新能力标准培训教材、复习资料”的主要作者,是创新能力体系推广试点全国师资班的主讲与主考;2004年,由他主编的《创新之路–干部创新能力培训读本》,是武汉市“十五”干部教育培训的指定教材。此后,又接连出版《创新之路》、《创造与创造技法》、《企业创新培训教材》、《话说创新:全民创新读本》、《创新能力开发十八讲》等多本创新研究著作。

湖北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省政法委书记张昌尔在《话说创新:全民创新读本》一书的序言中写道:《话说创新》科普展览用大众熟知的事实案例和数据,并辅以形象睿智的图片、图画和图表,生动地诠释了创新的重要性、紧迫性以及与大众的切身相关性,展示了创新的无穷魅力,引人入胜,发人深思。我在观看之后,对其新的颖形式、丰富的内容,感到耳目一新。《话说创新》读本并非鸿篇巨著,但它独特的创意和科普的使命必将赋予其非凡的活力——如丝丝春雨,滋养创新能力;如星星火种,点燃创新激情。让我们人人学习创新知识、训练创新思维、掌握创新方法、落实创新行动,为建设创新型国家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洪宇在为《创新能力开发十八讲》作序中说:我于2008年初到省人大常委会工作之后,经组织安排对口联系科教文卫体部门的工作,时常从袁伯伟同志和省创新研究会的其他同志处获得科技方面的新知识、新信息,常为他们人退心不退,不知老之将至、终日勤奋工作的忘我精神多感动,为他们孜孜于我省科技发展人才培养、不计报酬和个人得失的思想境界所钦佩。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中国知识份子“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优良品质。这正是我们中华民族千百年来虽屡经挫折却屡次崛起的深层原因,也是我们对伟大祖国在未来的岁月里充满无限希望的依据所在。

“创新”一词,最早是由美籍奥地利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于1912年,在他的德文著作《经济发展理论》中首次提出来的。在近一个世纪后的今天,”创新”已经成为中国最热门的词汇之一。但在创新研究和推广方面中国的步伐仍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

近年来,随着创新型国家与“万众创新、大众创业”大潮的兴起,创新之风席卷神州大地。袁老的创新研究与应用得到了各级组织的高度重视,袁老也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年近七十的他奔波四方,亦乐此不彼。

大教育家陶行知说过:“处处是创造之地,天天是创造之时,人人是创造之人。”在袁老心里,只希望这场创新大潮不是“革命”,而应该成为空气、阳光一样,成为我们生活的必要元素,成为一种生活习惯。

掀起创新的盖头

一说到研究,很多人想到的就是很多理论、定义和公式。

而在袁伯伟会长的研究字典里,任何科学一定是让人一看就懂,一学就可以用。这么多年他始终致力于创新研究的通俗性和趣味性。再复杂的原理,经过他生活化的语言呈现,总是变得妙趣横生。

《话说创新》的展览就是因为生动睿智,兼顾“亲和力、吸引力、感召力”而受到追捧,从水果湖步行街的首展,到图书馆、科技馆、江滩……展览所到之处,不是要求延长时间,就是希望出书。上到张昌尔、周洪宇等领导,下到捡废品的老太太,老至90岁的老叟,小到三四岁的幼儿。一位干休所的老将军看完展览后说:“我这一生很少被感动,但是这次是真的感动了。”

“创新虽然很神奇,但绝对不神秘”。就拿区区沙粒来说,在工业领域可以做成建筑材料、人造大理石,可以做成耐火材料、铸造沙模,还可以做成砂纸、玻璃制品、光纤;在农业应用领域可以用于改造黏性土壤,也可以给鸡洗“沙浴”;在生活应用中,可以用来炒板栗瓜子,也可以做沙包、沙袋;艺术领域可以做成沙画、沙雕;在高科技应用上可以用作提取单晶硅,从而做成集成电路。……再平凡不过的沙子,经过技术、艺术、知识与智慧的加工,便可创新出如此多的应用,创造出惊人的奇迹和价值。与普通的沙相比,变成集成电路,光导纤维、沙画艺术之后,其身价往往是几万倍,甚至几百万倍的提升。

“其实,每个人都有巨大的潜能,每顶帽子下面,都蕴藏着金矿。但是我们进行引导和开发,否则潜能也会自然消亡。”老子在《道德经》里说,“有无相生”,其实这就是创新的真谛,从无到有,是创新,从有到无又是一种创新,不断的“有无相生”就是不断的创新。

创新在很多时候并不见得一定要创造全新的事物,将已有的新事物做改进、开拓新的应用领域也是很好的创新。1972年,新加坡旅游局向李光耀总理报告:新加坡不像埃及有金字塔,不像中国有长城,也不像日本有富士山。我们除了四季直射的阳光,毫无特色,要发展旅游业,实在是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李光耀非常气愤,批示“你想让上帝给你都少东西?阳光、有阳光就够了!”挨了批的旅游局长利用阳光资源,种花种草,很快成为世界著名的“花园城市”,旅游业一举超过香港,成为亚洲旅游之冠。牛顿定律来源于树上掉下来的苹果,戴尔电脑的创新在于省去了中间环节,而柯达胶卷、诺基亚手机都是因为创新不足,而被市场抛弃。

浙江横店,只是义乌地区东阳市的一个乡镇,既没有旖旎风光,又没有历史古迹,并且交通还很不方便,唯有穷山恶水。而今已经成为名扬海内外的影视基地,已有4000多部境内外的影视剧在横店拍摄,被美、日等国媒体称为“东方影视城”,“中国的好莱坞”。谁曾想创造这一不可思议奇迹的是一个小学辍学的地道农民。

其实,创新就是大胆突破,是“见人之所共见,思人之所未思”、是巧妙的组合、是变化、是拓展应用,也有可能是突发奇想、歪打正着、甚至是偷懒。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创新的速度和效率更是快速更迭。传统产业和企业时刻都面临着生死攸关的变革与挑战。要么选择创新,要么就有可能被“市场”大潮无情的淘汰。

和袁伯伟会长的交流, 是一种享受。从理念到方法,从行动到机遇,谈到创新,他总有说不完的话。他的思维新潮而敏锐,风趣幽默,字字珠玑,处处透着学富五车的老者之睿智与哲理。问到为何思维如此敏捷,笑答:“勤动脑是防止脑细胞死亡,抑制衰老的良方,比打麻将还有效。”

《天下楚商》:作为一个潜心钻研创新学二十余年的专家,您对创新的定义是什么?

袁伯伟:对于创新有很多种定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最简单直白的理解就是有益的变革。其真谛是:一要有变化,而且是有人为作用的变化,是有别于自然变化的变革。一成不变,一切照旧,老面孔、老思想、老套路显然与无缘于“新”;二要有结果,而且是有益于人类社会进步与发展的正向结果。仅仅是点子或创意只是创新的一环,光怪陆离、不着边际的“变”则是对创新的扭曲和误导。

《天下楚商》:您如何看待习近平主席“创新公开课”的?

袁伯伟:习近平主席在2014年6月9日两院院士大会上强调“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决定着中华民族前途命运”,他指出“13亿中国人民蕴藏着无穷的智慧”,要“让全社会的创造潜能和活力竞相迸发,让每个人都有人生出彩机会”。从毛泽东到习大大,五位国家领导人在不同的场合反复强调创新,就是希望创新在我们国家能“入心、入脑”,内化为精神、外化为行动,成为中华崛起的杠杆。然而在现实中,创新常有被神化、架空而敬而远之,也不乏被曲解、异化而误解误导。习总书记的“创新公开课”启示我们,建设创新型国家,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既要对创新有客观科学的认识,还需有具体可行的路径。创新是国策、是中华复兴的杠杆、是民族的使命、是国民的责任。创新不该高踞神坛让人仰望。创新必须由感悟而感动、而行动!

《天下楚商》:您认为创新的核心要点是什么?

袁伯伟:创新的核心要点是“四化”:“常态化、大众化、具体化、生活化”。

常态化就是创新不局限于特定需要,如课题研究、产品开发、难题攻关、市场竞争时才予以关注重视,成为特事特办的临时应急措施或专项命题,而是应该时时处处保持对创新的兴趣和热情。

大众化是指创新不是少数人的事,也不只是科技人员的事,创新没有身份、学历、年龄、职业、性别之限,创新需要全民共识、全民参与、全民行动。

具体化是指创新不是空泛的概念或神秘的偶像,创新是能带来有益变化的思想和行动,是促进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的具体事物。创新有具体的对象和目标、具体的思路和方法、具体的实践和成效。

生活化是因为创新既源于生活,又服务生活。在生活中能发现许多需求和机会,也可以得到很多借鉴和启迪;而创新成果则可回报于生活,使之丰富多彩、造福大众。创新应该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人人都有创新的理念,有创新的行动,也有创新的生活、创新的享受。

《天下楚商》:很多企业家提到“最缺的是创新型人才”,在您看来,什么样的人才是创新型人才?

袁伯伟:创新的核心是人,创新型人才应该是综合性人才,必须具备三项特质:首先是对创新的兴趣,逐渐成为爱好、愿望和动机,而后作为人生的责任、使命。其次是创新精神——敢不敢创新的胆魄与力量。既要“破旧”,又要“立新”,“旧”的在坚守,“新”的想出头,其障碍、困难是肯定的,风险也是必然的。所以必须要有“突破、拼搏、坚持、奉献”等精神。再次是创新能力——在创新意识和创新精神的协同下,运用自己的知识和经验、整合社会资源,巧妙而高效地实现创新的智慧与行为。

《天下楚商》:您怎么看待楚商的创新文化?

袁伯伟:楚人有着很好的创新基因,屈原、毕昇、李时珍、张之洞……这些楚人的先祖,都因为创新实践的成果闻名于世界。当代楚商需要思考的不单是如何传承,还要再创辉煌。

《天下楚商》:您认为湖北民营经济在创新方面应该如何突破?

袁伯伟:当前湖北处在难得的“黄金十年”战略机遇期,作为科教大省,湖北不缺乏好的创意,缺的是从广度和深度上去延展。过去湖北提出了很多新招、理念和思路,但是往往热闹一阵子就没有声音,有些反倒被别的地方先用了。所以要从创新的体制机制上下工夫,最关键的是要为发明创造提供丰厚的土壤,建立宽容失败的文化,因为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

《天下楚商》:最后您最想对楚商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袁伯伟:梦想是驱动创新的种子。一个有追求的企业家,首先要有梦想。摩托罗拉的梦想是:让电话跟人走。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梦想就是让中国人不再饿饭。我希望天下楚商敢于造梦,勇于追梦。希望都能感受创新的魅力、激励创新精神、领悟创新的方法;在企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做到乐于创新、敢于创新、善于创新;更希望楚商的企业家们能够让创新成为兴趣、爱好、动力、责任、习惯和文化。用创新的引擎,驱动楚商的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