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墙材科技网
首页 » 专家讲坛 » 周其仁:中国经济高位下行的原因与突围方向

周其仁:中国经济高位下行的原因与突围方向

2015年11月13日  北大国发院BiMBA

中国经济的走势就是高位下行。2007年第一季度的时候,美国金融经济危机还没有发生,中国GDP的季度增长折成年率是15.2%,到今年三季度是6.9%。换句话说,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增长速度去掉了一半以上。这么急速下来,这个挑战在我看来,要比低位下行难度要大。上山容易,下山难。上山很累,但是不容易失去控制;下山容易,不容易掌握好平衡。所以这是对中国经济很大的一个考验!中国经济的发展就是两个方向。讲来讲去就是当年商学院的两句话,“你要么成本领先,要么与众不同”。

1经济走势高位下行

中国经济的走势就是高位下行。2007年第一季度的时候,美国金融经济危机还没有发生,中国GDP的季度增长折成年率是15.2%,到今年三季度是6.9%。换句话说,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增长速度去掉了一半以上。这么急速下来,这个挑战在我看来,要比低位下行难度要大。上山容易,下山难。上山很累,但是不容易失去控制;下山容易,不容易掌握好平衡。所以这是对中国经济很大的一个考验!

2高位的由来

为什么高位会下行?这个过程需要去理解。我刚学经济学的时候,当时在做第六个五年计划,定的目标是争取年增张5%,保证实现4%,简称就是“增五保四”。中国怎么能从“增五保四”到了10%的平均增长速度?

第一波是包产到户。包产到户之后劳动力多了,允许办民营企业,允许往工业走,允许把城市门打开,这是我们高位增长的第一个奠基之石。

第二波是邓小平南巡。经过80年代末的风波,还要不要坚持改革开放?这是当年很大的问题。邓小平回答了这个问题,坚持改革开放,而且要坚持市场经济。

第三波是加入WTO。这一波最重要,就是在我们自己改革的基础上,加入WTO,以政府和世界主要国家政府协定为保障,把不适应中国和全球市场连接的障碍系统地去掉。

这三波重大的改革开放,就把中国国民经济从“增五保四”,推到了高速增长的领地。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开放,这是国家真正成功最根本的一条。

3开放:打通两个海平面

这个世界就是两个海平面。如果不开放,美国在高海平面,我们在低海平面,会维持很长时间。邓小平的厉害,就是打通两个海平面,结果是发生人类历史上少见的一次对流。资本技术越多的国家,它的收益率越低;对于资本和技术越稀缺的国家,资本技术来一点,收益率就非常高。过去不开放,资本技术来不了,一开放,改善了投资环境,资本技术就“哗哗”地来。

没有想到的是,我们这个海平面还有大量的产出。经济学家李嘉图早就讲过比较优势,任何国家再落后,也有某些东西不那么落后。你一开放,穷就是竞争力。同样东西,别人会做,你学着做,我们卖价好啊。中国多少年什么都不让干,什么都不会干,开放让干了以后,只要会干,很多中国产品就有出口价值。

4高速增长:中国凭什么?

这种高速增长本身带着挑战,首先要弄清楚,我们到底靠什么?

第一是借了全球的力。

第二是成本优势,廉价劳动力。

第三是改革急剧降低了中国制度成本,开放使中国参与国际竞争。

第四是中国人善于学习,人力资本投资增长迅速。

所以中国的比较优势、成本优势,就是要素价格低;改革开放让我们的体制组织成本急速下降;然后学习曲线上升,质量开始提升。大体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舞台上显示国际竞争力。这是我们在世界舞台发力的主要原因。

5高位增长的代价

不仅出口创汇,全球投资也往中国来。1000亿、5000亿、1万亿,3万亿外汇储备!外资来的越多,顺差越多,我们的基础货币投放越多。为了维持我们的出口优势,人民币的汇率就不能轻易升值。所以就很快形成了不差钱的宏观环境。钱少了不行,多了更麻烦。如果货币的投放量超过一个市场的商品和服务的供应量,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就会起来。而价格起来的时候非常有意思,它不是平平起来的,不是所有东西的价格一起起来,是有些东西起的慢,有些东西起的快,会让相对价格发生显著改变。

我们的消费行为就会变化,更重要的是投资行为也会变化。大量的钱拥到有限供给的环节,价格都会起来。价格一起来,人就会形成预期,预期它还会涨,大家再把钱投进去。金融的危险就在这里,因为它会自我证明、自我强化。

我们有4万亿外汇储备,就买美国国债,设立亚投行、丝路基金。现在中国领导人到哪里都非常受欢迎。背后是我们全国人民这些年来的贡献。但是它的派生产物就变成经济当中,会形成我们整个产业界、企业界、社会,整个公众心里都会发生变化。喜欢快赢,喜欢顺着风就往上冲,成了一个流行的思维模式。

6经济下行的四个拉力

全球金融危机收缩外需。我们依赖出口,美国一出事,怎么可能不受影响?沿海不少省份的经济、财政的收入就依赖出口,立即就下去了。欧美都出问题,我们整个出口市场就不能支撑我们的高速增长,这是第一个下行拉力。

迅速丢失成本优势。高速增长也让我们比较优势迅速丢失。放眼全世界,印度、越南、朝鲜也开放了,他们比你的东西还便宜,我们已经不是成本优势最显著了,创新优势独到式优势还不明显,被夹在中间。

“不差钱”侵蚀企业家精神。不要光看官府奢华,我们整个企业界产业界也够奢华,根本不知道我们自己到底几斤几两。其实我们没有洋洋自得的底气,只不过是机缘巧合,穷了几十年后邓小平改革开放,有一个憋久的水位释放的现象。但是“不差钱”把我们引到了另外一条路上,正经的事情不做,慢活不做,工匠精神逐步消失。如果一个企业老板带头奢华,他会侵蚀到他周围人,他最后会侵蚀到我们的员工。

真实利率急升,引发“债务型通缩”。这是市场的力量。当发现资产价格好的时候,你会产生一个需求,借钱投资。如果预期很高,借钱的需求就会高。万一未来变化,你就会发现欠了很多钱,那个利息就会把很多人逼死。我们现在已经有40个月物价指数往下行,银行利率是不变的,真实利率大大提高,那你过去借钱越多的,现在财务成本就把你吃死。

7两个突围方向:要么成本领先,要么与众不同

我对我们这个民族观察很多年,中国人是好的时候表现很差,差的时候表现很好。上下五千年,谁也不能把我们灭了。

我们不要被所谓的过剩产能吓着。只要精心做产品品质,精心做服务,市场空间还是巨大的。国内经过高速增长,已经形成了中产阶级,形成了对品质有要求。我们这方面是供不应求,不是产能过剩。从这个角度我们产品的品质有一个巨大的上升空间,不要说你在发明新的东西。

再就是我们对便利性有越来越高的要求。服务业就是解决便利问题的,我们差的远。旅游这么好的市场,看看我们的旅游服务,和国外比真的是差距非常大。

全球依旧是大舞台。全球总需求当中发达国家的份额下降,新兴市场的份额上升,但是我们国人脑子里的世界观主要还是发达国家,我们没有多少力量在新兴市场去攻城略地。到印度去看看,那个市场很大,有多少人在那边攻打?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挺好,但是需要地面部队,没有地面部队,这个宏伟的战略是很难落地的,得一个个市场去开辟。

中国与发达国家平均收入差距还有10倍,人均收入不过全球第85,尚有不小的比较优势;在新的全球格局中,中国可开拓新市场的潜力巨大;中国开放所累计的人力资本、先行者经验,还有释放、放大的余地。只要我们的外向经济出现升级,也一定能支持经济转型,形成利好。

把产品做好了,还要加上创新。未来的成本还会升,如果再没有独创性优势,就会遇到印度,越南、东盟国家的挑战。去过一次以色列,深受触动。以色列才800万人,但是除美国、中国之外在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国家。

中国经济的发展就是两个方向。讲来讲去就是当年商学院的两句话,“你要么成本领先,要么与众不同”。你真能与众不同,成本上差一点也没关系。你如果还没有与众不同的能力,就要把重点放在成本的控制上。如果既不能成本领先,也不能与众不同,那我们就要与这个伟大的经济时代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