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墙材科技网
首页 » 专家讲坛 » 房地产成稳增长调节器 社科院建议财政赤字扩大5000亿

房地产成稳增长调节器 社科院建议财政赤字扩大5000亿

2015年12月17日    每日经济新闻    

 

临近岁末,有关今明两年的经济分析与展望声音渐多。

12月16日,央行和社科院同时发布了对明年经济的判断。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由首席经济学家马骏等撰写的工作论文判断,2016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的基准预测为6.8%,比对今年的预测值低0.1个百分点。

社科院的看法也相似,当天发布的经济蓝皮书预计,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7%左右,继续保持在经济增长的合理区间,预计2016年中国经济增长6.6%~6.8%。

蓝皮书作者之一、社科院数经所副所长李雪松告诉记者,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剧。在此形势下,2016年加大积极财政政策的实施力度十分必要,建议增加5000亿元财政赤字。

判断1. 房地产成稳增长调节器

社科院和央行对于经济增长的预期总体均偏积极,李雪松说,2015~2016年中国经济增长将在新常态下运行在合理区间,就业、物价保持基本稳定,中国经济不会出现“硬着陆”。

央行论文指出,产能过剩、制造业利润下降、不良贷款率上升等因素仍将对明年的经济构成下行压力,但随着国内房地产市场的复苏,各项稳增长和结构性政策效果的逐步显现,以及外部需求状况的好转,未来几个季度中支持我国经济增长的积极因素将有所增加,经济结构将得到进一步改善。

值得一提的是,两家单位都提到了房地产对明年经济的重要作用。

央行论文援引数据称,从今年4月份以来,我国商品房销售明显回暖,明年房地产投资增速有望逐步企稳。从今年4月份开始,全国商品房当月销售额同比增速由负转正,到6-7月份同比增速进一步达到33%。虽然此后几个月的增速有所回落,但4-11月份的同比增速平均值仍达到22.4%,明显高于去年1月至今年3月份期间的负增长情况。

论文还称,300个城市土地出让金收入的同比增速也在过去几个月内已开始复苏。销售回暖和土地出让收入的增长预示着未来房地产开发投资有望企稳复苏。

从近期高层对经济的表态看,楼市也成为绝对重点。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此前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提出了“四个歼灭战”,化解房地产库存是其中之一。

本周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又细化这一思路:通过加快农民工市民化,推进以满足新市民为出发点的住房制度改革,扩大有效需求,稳定房地产市场。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在即。多位分析人士认为,高层定调“去库存”,意味着未来或将有更多政策出台助推房地产市场发展。

李雪松直言,曾经被视为经济过热源头的房地产业,再次成为稳定经济增速的调节器。“大城市存量住房消化任务完成后,住宅开发投资活动必然会逐步增加。与房地产市场相关度较高的建材家具、装修装饰及家电等消费也会逐步反弹。”

判断2. 仍需积极财政货币政策

经济下行压力不可小觑,央行论文提示的三个下行风险分别是:制造业企业的利润增速仍然低迷,产能过剩仍未明显缓解,明年上半年制造业投资增速可能继续放缓;在不良贷款率上升周期,银行贷款较为谨慎;国内外金融领域的不确定性。

怎么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在即,明年的宏观调控搭配上,李雪松认为,仍需保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这对老搭配。

他强调,要把“稳增长、增效益”作为积极财政政策的重心,加强积极财政政策在扩大需求方面的直接作用。

今年以来,央行综合运用多种政策工具增加流动性供给,多次降准降息,降低了社会融资成本。根据社会融资规模的权重估算,今年10月底企业平均融资成本比去年末下降了120多个基点。

但明年金融环境变数较大,货币政策稳增长亟须财政接棒加码。央行论文也称,依据部分金融机构的研究分析,目前业界普遍预期未来不良贷款率会继续上升。因此,一些银行贷款投放可能变得更加谨慎,特别是针对煤炭、钢铁、建材等产能过剩领域以及中小微企业贷款。

李雪松给出的财政积极落脚点包括:适当加大政府投资力度,充分发挥财政资金在基建投资方面的先导作用和对民间投资的带动作用;适度扩大财政赤字规模;加快构建新的地方税体系,适度扩大地方财政税源;做好地方政府债券置换工作,认真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扩大赤字规模是个备受关注的话题。通过财政赤字刺激经济增长是世界各国政府经常采用的一种扩张性财政政策的手段。2015年计划财政赤字规模为16200亿元,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约为2.4%,前几年的比率还要更低些。

社科院建议,2016年财政赤字规模可扩大至21200亿元,比2015年增加5000亿元,财政赤字规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仍可控制在3%以内。其中,中央财政赤字11200亿元,比2015年增加1000亿元;地方财政赤字10000亿元,比2015年增加4000亿元。

李雪松说,之所以要给地方增加4000亿元赤字是为了稳定投资。“目前投融资平台规范化,土地出让金减少使得地方财政空间被压缩,很多中央资金拨下去,地方无法配套,增加地方发债规模是为补充地方投资的资本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