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墙材科技网
首页 » 墙材文化 » 创新 一切皆有可能——从一种装饰混凝土的故事说起

创新 一切皆有可能——从一种装饰混凝土的故事说起

2016年01月14日    北京宝贵石艺科技有限公司    

  世界是现实的,世界也是童话的。中国有很多童话,“盘古开天地”是其中之一 ,讲的是很久以前,世界之初一片混沌,什么都没有。一个叫盘古的神仙,一板斧劈下去,清者为天,浊者为地,从此有了山川河流,有了日月星辰。盘古的能量造就了现实,也创造了美丽的童话。

我们进入童话世界的时候,也会产生遐想。盘古创造了天地,我们可以创造什么?

一九八七年,我和老婆带着两个不懂事的孩子,一个八岁、一个五岁,由插队的山西回到了北京,一时找不到工作,北京郊区一个叫奤夿屯的小村子收留了我们,为了谋生,开始用水泥做雕塑,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石花”。那个时候,有如云里梦里,朦朦胧胧,开始了装饰混凝土的摸索之路。

那个时候,作为混凝土的门外汉,硬是吃上了水泥制品这碗饭,一个心思要把水泥制品做好,不然没有人会注意我们,也不会买我们的东西。怎么做好?一时摸不着们。记得最开始做模具,用泡沫塑料,做成阴模,一个熊猫,那个耳朵不好削,是个深洞,就用手术刀去挠,加上聚苯板的个性,毛毛茸茸的,浇上水泥,养护后脱模,那种质感特别有意思,中国特级工艺美术大师郑于鹤说这种肌理很好,原来这就是肌理啊!在干活的过程中经常受到点拨,无意中明白了许多说法。从那儿以后,就充分发挥聚苯板的特点,或者削、或者奔、或者刀、或者挠、或者腐蚀。然后试着把水泥和石渣石粉合在一起,固化养护脱模后轻微打磨或剔凿,模模糊糊的像石头了。雕塑家梁明诚关于埃及之行一本书,其中一句话印象深刻,他说“装饰就是打扮”。由此联想许多,远古时期,海边的渔民把贝壳串起来,戴在女孩子脖子上,经过打扮会引起异性的注意。后来的宫殿选用高级石材,还雕琢上美丽的图案,这种打扮辉煌大气,一直影响着我们的建筑风格。人类的发展过程,到处可见用不同的方法打扮生活的故事,打扮饮食起居的方式,后来大家管这叫“装饰”,各种材料,各种风格,各种理念油然而生,装饰一直在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根据市场的需要,我给自己做的水泥制品更名为“再造石装饰制品”,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三日带着200多件作品在位于北京白石桥附近的京图书馆举办了“再造石装饰制品”展,来了很多人,其中也有艺术家,有建筑师,大家开始用艺术的眼光看待水泥制品,从那儿以后,我明白了,原来这也可以是艺术啊!根据各路专家的提示,产生了两个思路:第一是水泥制品的外观要有现代感、有独特性、有艺术效果。第二水泥制品要做出石头一样的质感。这样“打扮”的定位成为一种坚定的信念,一直至今。

幸运的是,从那儿以后,陆续在钓鱼台国宾馆、历史博物馆、亚运村等几十个项目得到推广应用。一九八九年还应曹永康院长邀请参加了“全国首届装饰混凝土论坛”,并做了大会发言,水泥行业专家对具有艺术效果和石材特征的水泥制品给予高度肯定。吴中伟院长从艺术混凝土角度做了论述。以后这种装饰混凝土不断的以艺术的形式到中央美院展览,到中国美术馆展览,到中国艺术博览会参展,有的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和世界银行收藏。2008年奥运会之前,首都机场T3航站楼邀请我们用这种装饰混凝土做了“四条龙”和“四个大缸”,放在登机口和出机口,张仃大师起名为“紫薇辰恒”和“玉海吉祥”。2004年法国建筑师保罗·安德鲁在原住建部设计院周庆琳院长陪同下来到昌平,看到装饰混凝土的工艺和展品后,决定用这样的材料做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吊顶。历经600多天的研究,2007大剧院音乐厅吊顶安装完毕,1300平米,164块装饰混凝土大板有如波浪起伏,除了安全和音响效果,大家被如此的“装饰”吸引了,建筑大师张锦秋认为装饰混凝土可以做出如此的效果是一大创新,由此大剧院让我结识了许多建筑师,大剧院的吊顶效果让建筑师对装饰混凝土产生了信任。

很有意思的是,2004年清华基建处陆志成处长也找到了我们,让做条绒状墙板,说清华美院外墙用,问我们会不会?说是国外有了,国内还没有,要为国争光啊,一种久违了的爱国情结打动了我们。我们看了国外的资料,认为没问题,我们用聚苯板直接做条纹状的阴模,非常快速,而且符合设计的需要。我们用水泥石渣按照比例搅在一起,脱模后剔凿,陆志成老师说非常好,比国外的还好,说国外的不剔凿,达不到这种自然效果。他把郑艳康校长请来了,把谢树南处长请来了,他们都很喜欢,希望清华美院外墙延袭清华建筑的传统。我们向中国建材联合会做了汇报,徐永模副会长责成周清浩部长组织了七十几人 的专业会议,那是2004年吧,大家对装饰混凝土墙板的研究与创新给予鼓励和肯定,那次论证会见证了条纹墙板的起步,并为今后国内装饰墙板的发展提供了思路。如今,装饰混凝土外墙发展很快,我们在研究和应用中有几点创新体会。

一、建筑设计需要有创意的墙板,根据设计师的需要我们发明了一道工序制作阴模的技术,降低了成本,提高了工效,  可以根据建筑需要量身定做,程泰宁院士讲“这下好了,有了这种技术,建筑师的想象力可以实现了。”比如:鄂尔多斯东胜体育场两万平米的外墙,多边形的墙板,表面肌理为条纹状,采用了这项技术,可以有效的表达设计思想,可以将工作面展开,可以降低成本。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恺说。“迄今为止,我跟宝贵合作过的最大项目就是鄂尔多斯东胜区体育场,建筑立面的材料选取问题,初始时我们考虑用涂料,但总感觉与这么庞大的体量和力度感不吻合,其他材料包括金属板、玻璃幕墙等都无法满足要求。如果不是知道宝贵石艺具有对材料的创造和加工能力,有些建筑想法我们实在不敢想。”他还说“这个项目完成后,我几次到现场观看效果,体育场在阳光照射下散发出不同的光彩,色彩变化之丰富远远超过我们当初的预期效果,这种惊喜实在妙不可言”。让建筑成功,让建筑师满意,对装饰混凝土的发展是有益的。崔恺还讲“经历了这几次合作,我和张总之间建立了真诚的友谊,他给我的感觉并不像商人,因为在他那里创意永远比金钱更重要,我个人和他合作数次之后,十分信赖他的产品”。

二、在为建筑师服务中学习建筑语言十分重要。采用石渣石粉为集料,通过暴露石渣石粉表现色彩和质感,这种效果自然、真实、古朴、更接近于建筑的本体。石渣石粉在阳光照射下不会褪色,长期接触大气和粉尘不会污染。比如秦皇岛鸟类博物馆白色的墙板十年过去了没有脏。如果仅仅做成水泥本色,后期靠喷石艺漆或真石漆或涂料,在夏季潮热天气时,涂料会和大气中的灰尘产生亲和力,会污染墙板,而且很难修复,这样的问题在一些项目上有所反映。

三、建筑师十分担心混凝土制品可不可以不开裂?采用石渣石粉做集料,可以有效地阻止开裂。二十几年来,选用石渣石粉为集料,出于追求石材质感需要,比例越大质感越强烈。当然强度也会降低,不过抗压强度可以达到 C20、C25或者C30,作为一种装饰性的外墙足够了。曹永康院长查过国外资料说,石渣石粉的掺和对水泥制品的改性有所帮助。宝贵石艺的外墙板基本不开裂,除了合理的水灰比,合理的密实度,合理的养护,合理的构造方式。最主要是大量使用石渣石粉,有效的阻断了水泥的收缩应力,对于减少制品的开裂有所帮助,很多水泥制品专家的学术论文也有力地论证了这一点。清华大学教授廉慧珍告诉我“高性能混凝土高在耐久性,而不单单是强度”。

用水泥石渣的方法做的装饰混凝土墙板很多,比如大唐西市博物馆、西安大明宫丹凤门、秦皇岛档案馆等,十年过去了都没有开裂。

四、环保是当代建筑中的一个大课题,装饰混凝土不该置身事外,采用尾矿石渣石粉为集料,采用建筑固体的无机的废弃物经过粉碎筛分为集料,比如砖瓦灰砂石或者混凝土废弃物等,会有利于废料再利用,不但有利于降低成本,而且符合循环经济的发展要求。

2013年,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张颀院长说天大建筑馆是上个世纪的建筑,年久失修、墙皮脱落、由于天大建筑馆曾获得建国六十年创作大奖,曾被作为当作当代建筑遗产加以保护,如此只能修复不能有大的改动。问我们怎么办?我们建议把外墙瓷砖通通铲下,拉到北京粉碎,筛分,把这种废料和水泥按照比例混合起制成新的墙板上墙。张院长觉得这种想法好,这种新材料的出现解决了学校的难题。几个月以后,面对焕然一新的天大建筑馆,张院长说“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传承,新生成的材料虽然肌理改变了,但它依然存留原材料的印记。修复使建筑焕发新的光彩,而建筑馆所采用的还是原来的材料,旧物换新颜,不变的是天大传承的精神。”

五、装饰混凝土服务于建筑,材料语言能融入建筑并积极的体现文化的需要吗?可以产生互动吗 ?采用尾矿石渣石粉为集料,采用建筑废弃物为集料,有利于建筑文化的广延,材料作为一种元素,元素越丰富,建筑这篇文章越好作,实践证明,主动发展新材料有利于建材研究与建筑创意的互为促动。

我们的前人给我们留下了秦砖汉瓦,留下了北京的四合院,我们受益于前人的文化。值得思考的是,再过几百年,我们将成为后人的祖先,后人也许会问,二十一世纪初的祖先只是传承吗?他们有没有什么发现?发明或者创造?

当前城市在大发展,新城镇建设列于重点发展规划,新城镇新在哪儿?拆下来的废砖废瓦怎么办?有没有可能粉碎了再利用?如果灰的白的分不开怎么办?前人的灰砖灰瓦和那个时代有关,未来的北京和其它城市会是什么颜色?

装饰混凝土面临新的机会和挑战。都市实践的王辉几个月前找到我,说是山西有个五龙庙,全国唐代遗留下来的古庙只有四个了,它是其中之一,有人出钱修复,建个博物馆。就外墙如何搞想听听我的意见,我听说这个五龙庙在永乐宫边上,属于芮城县管辖。在黄河边上有个秋风楼,汉武大帝去朝拜过四次,据说秋风楼和女娲娘娘有关系,又叫后土祠,后土祠归万荣县管辖。万荣县和芮城县都在山西南边,俗称晋南。我在晋南插队时干过农活儿,也打过夯,农民的大手使黄土变成院墙。我突发奇想,告诉王辉能不能把当地的建筑废弃物粉碎作原料,由当地农民参与,用装饰混凝土的技术,按照你们的设计在当地加工“夯土墙大板”?那一会儿我说了很多,好像回到了四十七年前。不知为什么产生许多莫名的想法,我突然冒出了“后土”这么一个词儿。展开了说啊,后天是48小时以后,后年是七百多天以后,“后土”可能就是把已经发生的事儿拉回来找到一种感觉,通常会联系到文化上去,然后用现代的技术和材料去创造去实现,妙!王辉也兴奋了,我们进入了状态,忘记了五龙庙。

二十八年来, 本来是求生存,没想到在实践中遇到了建筑发展的需要,建筑创作与材料研究互为生成,所干的都是小事,树向上长,根向下轧,一天一天长大。用混凝土做雕塑,做墙板,总是有不一样的想法。清华的张力说“宝贵大叔的好奇心是主要的”,中国院的曹晓昕说“宝贵大叔能干成装饰混凝土是因为想象力”,这二位点拨了我,创新始于渴望,创新是一种能量释放,认准了的事情不要动摇,不在一时一事的成与败得与失。

微观的看,装饰混凝土再大也不过是一种产品,一叶知千秋!宏观的看,所有的装饰混凝土企业如果可以团结起来,积极研发走正路,和建筑师一起谱写建筑乐章。把建筑联系起来看那也是一种宇宙,我们如果暂时离开现实,也可以进入自由的童话世界。只要创新,一切皆有可能!